脱口秀节目为什么越来越受欢迎?

时间:2021-10-16 23:09:50 来源:川北在线原创(guangyuanol.cn)
  今天的我们有了更多的空间,更多的自信,能够后容纳与人为善的幽默、讽刺和调侃。大家聚在一起,相互开玩笑,在笑声中化解那些开心与不开心,这已经成为一种生活常态。这大概就是脱口秀节目越来越受欢迎的丰厚土壤。时下热播的一些脱口秀节目,为了更加贴近生活,邀请了脱口秀职业演员之外更多来自不同行业的跨界选手加入,对题材进行“生活化”升级,紧扣生活主题,聚焦社会热点。婚姻、性别、家庭、健康、职场……所有现实中可能遇到的问题,都可以成为脱口秀的题材。通过脱口秀,大家在欢声笑语中对不同事物、不同观点达成共鸣共情共识。而在与本土生活相融合的基础上,脱口秀也折射了当代中国青年文化的丰富多彩。
  让年轻人更轻松是脱口秀节目的生存之本,有趣味且有意义是脱口秀节目的价值所在。作为新事物,脱口秀节目也需要在观众、用户的监督、批评和建议中不断完善,以扎实的内容、艺术的表达、有温度的观点,与社会主流价值之间寻求最大公约数,不断提升节目的质量和生命力。脱口秀节目关注青年群体的生活,对题材进行“生活化”升级,紧扣生活主题,聚焦社会热点。婚姻、性别、家庭、健康、职场等所有现实中青年群体可能遇到的问题,都可以成为脱口秀的题材。
 
  近期,在媒体变革发展的大背景下,脱口秀成为网络点击率高、普及面广、影响力大的节目形式,成为“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”的典范。在美国,脱口秀节目横扫电视屏幕,其内容除娱乐大众之外,还高度迎合奥巴马政府制定的《国家战略传播构架》,起到对外输出美国“精神”的重要节目形态。那么,脱口秀节目在我国的发展现状是怎样的,这类节目是否能立足我国的国家传播战略,传递社会正能量,弘扬中华民族形象?,早期的访谈类节目《鲁豫有约》《实话实说》就是脱口秀与访谈的结合。不过,在节目的内容比例上,谈话部分远远高于主持人的“秀”,因此,还不能体现“脱口秀”的主体特征。随着新媒体时代的到来,脱口秀从传统媒体转向新媒体已经形成趋势,2011年至2012年,国内各大主流视频网站如优酷、腾讯、爱奇艺、搜狐等纷纷投入了原创脱口秀节目的制作,一批网络自制的脱口秀节目应运而生,逐渐成为倡导网络思维以及主导新型舆论的主流节目形态,显示出强劲的发展趋势。同时,电视媒体的脱口秀节目走入网络,成为跨平台传播的节目形态,比如东方卫视王自健主持的《今晚八零后》和广西卫视马未都主持的《嘟嘟》等在新旧媒体平台都赢得了高收视率。在传统媒体时代,一期脱口秀节目的制作与播出需要电视台、制作方、主持人等相互协调、配合完成。
 
  但在新媒体时代,互联网时代为脱口秀提供了载体——视频,视频在庞大的网路平台中迅速传播,为脱口秀的蓬勃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。2007年,搜狐视频率先推出综艺脱口秀《大嘴得啵得》。几年后,脱口秀节目百花齐放,其形式和内容也向更广、更深层面延伸。2012年3月,首档文化脱口秀《晓说》在优酷上线,获得巨大成功。之后,王凯推出的《凯子曰》, 电视节目主持人黄健翔推出的《黄·段子》, 体育写手三表推出的《三表龙门阵》,带动了一股网络风潮。同年,高晓松继《晓说》之后录制了爱奇艺视频网站的《晓松奇谈》。以传统电视人的眼光来看,该节目制作粗糙,远远不具备电视节目的水准,然而简陋节目外衣下的丰富内容和哲学思辨,却留住了互联网中最精英的人群。同年,央视资深媒体人罗振宇以推销观点、传递价值为内容宗旨,制作了自媒体脱口秀《罗辑思维》,基本完成了脱口秀由传统媒体到新媒体的转型,形成了鲜明的特色。一是以主持人为核心。在新媒体脱口秀节目中,主持人的作用被放大,节目体量小、运营成本低。罗振宇的《罗辑思维》团队早期只有五人运作,分别为主持人、内容主编、视频导演和两个节目推广,其制片人申音曾说:“我们是自己的出品人、营销人、经纪人。”二是栏目内容相对开放。在美国,电视脱口秀以奇人异事、娱乐八卦和政治话题为主。在中国,电视脱口秀节目内容往往要受到电视台的管控,但在网络平台上,脱口秀的内容则相对自由。比如搜狐的《三表龙门阵》,内容格调不高,却很受网民追捧。三是无时无刻的公众互动。电视节目主持人很难与受众直接互动,这一点,网络做到了。2015年,无论是央视还是欧美电视节目主持人纷纷投入了互联网的怀抱,就是看中了网络的及时互动功能,创造一个专属于自己的品牌栏目和私享空间。
  不少脱口秀主持人都利用微信公众平台,每天定时与受众互动。四是自媒体产业链渐趋形成。2013年,罗振宇的《罗辑思维》开始收费,短短半日会员费实收过160万,经济前景展露无遗。罗振宇利用新媒体的商业便利,除会员会费外,还通过公众号卖书、卖画、推销活动和创意产品,公众只需手机就能完成选择商品、下单、付款整个过程,一条由脱口秀牵引的自媒体产业链渐渐形成。在美国,脱口秀节目主持人擅长笑话,他们喜剧功力深厚,都是讲“段子”的高手。在中国,会讲故事的脱口秀主持人更受欢迎,这点与我国源远流长的历史积淀和文化底蕴不无关系。梁宏达是《老梁有看法》主持人,他有一波三折的离奇故事,有观点清晰的态度立场,还有令人捧腹的包袱和笑料,自然备受瞩目。高晓松,《晓说》《晓松奇谈主持人》主持人,曾荣获“2013年度 网络自制节目”“中国敢讲第一人”的桂冠,被网民誉为具备家学渊源,横跨文理中西,驰骋影视歌坛,又兼有入世情怀,愿意启蒙与分享的“老男人”。高晓松擅讲吊人胃口的故事,如《台湾启示录》重回1949,国民党的失魂落魄、岛内民众的惶恐徘徊,再现了当时风雨飘摇的台湾社会。王自健,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的双栖明星,相声演员起家,功底不错,被网民称为“相声时评人”。他在《今晚八零后》中延用了欧美混搭中国元素的风格,段子的内容来自“80后”年轻人的日常生活。王自健的脱口秀不但诙谐幽默、新鲜有趣,还体现了足足的社会正能量,因而受到追捧。政论脱口秀的萌芽及舆论效应
  2012年,凤凰卫视主持人尉迟琳嘉以新闻时政类脱口秀《倾倾百老汇》赢得 专题节目主持人奖。从《倾倾百老汇》开始,中国的脱口秀终于并入“政轨”。尉迟将节目内容定位为社会民生、政经花絮和文化动态,在国内外政策和外交方面均有体现,大大拓展了以往脱口秀的内容。在自我风格上,尉迟既有说学逗唱的传统功力,也不乏憨豆般的国际范幽默,让人感到轻松自如、耳目一新。2014年,凤凰传媒又推出网络原创脱口秀《又来了》。这档节目明确定位为网络时政脱口秀。主持人尤志东,一位90后小伙,一副年轻、稚气的面孔,却大谈国际时政大事,恰好彰显出节目“童言无忌,观点偏激”的特色。《又来了》秉持用网民的角度看新闻的宗旨,在竞争激烈的脱口秀节目中形成了独特优势。
  脱口秀节目作为强势发展的舆论表现形式,即为习总书记所说的“融通中外的新概念、新范畴、新表述”,利用脱口秀讲好中国故事,传播好中国声音,着力推进我国国际传播能力建设成为当务之急。同美国脱口秀被政治操弄的程度相比,中国脱口秀节目虽然老少皆宜,雅俗共赏,但其主要功能仍旧停留在大众娱乐的层面上。展望未来,脱口秀节目在正确的引导下,将能够在引领社会公益和道义方面,推动互联网思维健康成熟发展方面,和谐社会各阶层人际关系方面和带动国际舆论方面取得不俗的效应。同时,我国的英语脱口秀节目也会进入互联网,让世界聆听中国声音、中国故事,让中华文化绽放于世界每个角落。(刘伟琳)
投稿:chuanbeiol@163.com
点击展开全文

你遇到过鬼打墙吗,科学家给出了合理的解释!